个数

脑洞画手,想到什么设定会画出来。
幼儿园大班画画小红花得主。
这么辣鸡的设定就别盗啦。





…其实最开始是励志成为文手的。

作业

①单纯练手,一个不会讲故事的人写故事

②无任何技术含量和剧情,慎入

③为了您的眼睛,再次提醒,慎入

④凹凸世界背景,出场人物:金,格瑞

⑤大概剧情:比赛最后打BOSS,格瑞给金挡攻击。流血有,一方死亡向,烂尾。

⑥ooc属于我

⑦好像被老福特删了一次,重发,不打tag

⑧起这个名字是为了在母上大人问的时候正大光明的说在写作业













格瑞已经说不出话了,腹部的贯穿伤导致内脏积血,血液顺着喉咙上涌到了嘴边,狼狈的咳出,又牵连着破损的器官一阵绞痛。


整个口腔里充斥着铁锈味,红色液体不受控制的顺着嘴角流出,经过微凉的空气,滴在了黑色衣服上,晕开。


利刃贯穿了他的身体,血液顺着刀尖的指引向前,滴到了离刀尖只有几公分距离的金身上,白色的衣服被染上了一朵一朵的红色鲜花。


这些鲜花的主人,原本应该是金。


元力武器快速抽出的惯性使格瑞向后微微倾斜,血液没有了异物阻挡从伤口处喷涌,像是从腹部盛开出曼珠沙华,以时间为土壤,以生命为养分,一生仅一次的绽放,是死神将要来临的预兆。


鲜红的血液带着原先主人的温度砸在了金的身上,脸上,沉重的令他做不出其他动作,发不出任何声响,像是一条鱼被抛在了岸上,干裂的土地撕扯着鳞片,张嘴却发不出声音,放弃了挣扎,被绝望宠幸。


金坐在特等席上,是这昂贵代价迎来的表演最重要的观众,唯一忠实的看客。世间少见的表演却得不到欢呼和鼓掌,有的只是扩大了的心脏跳动声和死神赶来的脚步声。


格瑞感觉天和地都被映成了红色,他第一次红色觉得是这样的可怖,它从一个颜色的定义中跳脱出来,变成了活物,叫嚣着,游荡在身边,讥笑着,看着狼狈的自己,贪婪无情的吞噬一切,比如时间,比如生命,比如温度。格瑞因失血过多感到了久违的寒冷。热量,力气正在一点一点的被抽走。


两旁的事物在向后急速飞去,有一个身躯阻挡住了他的下坠,金色的发丝在他眼前晃动。


…金?无力的看了看四周,原来他终于支撑不住倒下了。


格瑞把头靠在了金的肩膀上,眼睛看向远方,模模糊糊,他看到好像有人向这边跑来,看到了远处晕开了的粉色,紫色,金色,蓝色,棕色…颜色像是被水浸湿过了,染成一片,最终化为无尽的黑色。


有什么东西在触碰他的后背。大概是金在摸后背的伤口吧。格瑞闭上眼睛感觉到支撑他的躯体在不住的颤抖。他听到金在喊他的名字,绝望的野兽将愤怒和悲伤撕扯出喉咙,徒劳撞击没有感情的空气,发泄着身体无法处理的感情。


突然想起以前陪金看的泡菜星电视剧,剧中演员在死前还能给主角抬个手擦一下眼泪什么的,但格瑞不想给金擦眼泪,他只想拍拍他的后背告诉他别喊了太难听了。


但是他累的抬不起来手,他张着嘴努力想说话,哪怕只有一个音节也好,但死神好像提前收割了他的声音和力气,站在一旁,悲悯的看着他,等待最后的时刻来临。


果然泡菜星的电视剧不能信啊,以后叫他少看点…


背后的痛感渐渐消失,嘶吼声也远去了。
(其实是不知道该怎么写了)




没了,如果坚持到了这里,那么辛苦啦

( 。・_・。)人(。・_・。 )


评论(10)

热度(3)